首頁 | 國內作家 | 港臺海外 | 外國文學 | 青春校園 | 都市生活 | 韓 流 | 影 視 | 歷史軍事 | 古代文學 | 短 篇 | 讀書評論 | 最新資訊
網絡原創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靈異 | 仙俠修真 | 武俠 | 偵探推理 | 官場小說 | 鬼故事 | 盜墓小說 | 傳記紀實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書坊->《慕容雪村中短篇作品》->正文
青蛇之吻

    “在望不到頭的沙漠里,有一位姑娘叫珊麗,如果她向你微笑,你就會愛上這沙漠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有一種酒,叫青蛇之吻,如果你喝了,你就會變得善良和勇敢。要來一杯嗎?”

    (一)

    我的門前一年四季都有呼嘯的風,從玉門關蜿蜒而來的絲路,象是永遠也走不完的生命,在這里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,只有無邊無際的沙漠。有的人死在我面前的路上,有的人死在我背后的路上,沒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會死,會在哪里死,沙漠里的生命既脆弱又悲傷。如果天上有晚霞,每一粒沙都會變成紅色的,這時經過月牙山的憔悴旅人就會到我的酒店里來坐一坐。

    我叫珊麗,我釀的酒就叫青蛇之吻。

    很多年以前,當月牙山的沙柳剛長出第一片綠葉時,有位白衣公子來過,他叫歐陽克。他在我斟酒的時候握住了我的手,我的臉比天上的晚霞還紅,他溫柔地看著我,他的眼睛笑瞇瞇的,笑得那么可惡,象是天塌下來他也不會把手松開,我掙扎著,躲避著,但總逃不開他強壯的臂膀,那個晚霞照耀的傍晚,窗外的沙柳在沙沙作響,他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氣讓我醉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就叫珊麗,我因為你愛上了這片沙漠。”

    “青蛇之吻讓我善良和勇敢,你羞紅的臉龐讓我得到了整個世界的綠洲。”

    我的臉緊緊貼在他的懷里,歐陽客輕輕地吻我。沙漠里甘霖普降,甘泉嘩嘩流動,每一片黃沙之上都長出了青草和鮮花。

    “你愛我嗎?”

    歐陽克指著晚霞中巍峨的月牙山,“讓風作證,讓山作證,讓我的劍作證,讓無情的沙漠都來作證,我--愛--你。”他一字一句地說。

    他不是我這個世界里的人,我只是絲路上平凡酒家的平凡女兒,而他是江湖上驚天動地的英雄。我們的故事本該到此結束,他騎馬遠去,我在山坡上依依遠望,他的背影成為我生命里永不褪色的風景。我會咀嚼著甜蜜的往事在歲月里慢慢蒼老,會在臨終前向整個世界微笑,告訴風,告訴月牙山,告訴這片無情的沙漠:我來過,我擁有過,我無怨無悔。

    為什么總要到事過境遷之后,我們才會明白人生的路該如何走?

    歐陽克要走的時候我拉住了他的白馬,“求求你帶我走,我的一切都給你,只要能跟你在一起,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。”我哀哀地哭泣,白馬嘶咴長鳴,我的眼淚一滴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歐陽克大笑,他用馬鞭輕輕拂過我的發稍,“我家在白駝,離此萬里,你不想家?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一入我門,永無歸日,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不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姬妾眾多,我一視同仁,你不嫉妒?”

    “我---”

    “說話!”

    “我不---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嫉妒!我不嫉妒!!”

    如果光陰可以重來,我愿意作出第二種選擇,我一定不會來白駝山,不管這里的紅葉是多么迷人,樹林里的小鳥是多么美麗,我寧愿孤零零一個人在月牙山,守候他一去不歸的身影,哪怕是千年萬年。是的,我嫉妒,日日夜夜無法排遣的寂寞,他和米米兒、芬莎公主放浪形骸的笑,讓我如萬箭攢心。

    后來,再后來---,如果這故事就到此為止該多好,我就不用在這蒼茫的秋風里一日日捱過我悲傷的暮年。

    (二)

    每年秋風呼嘯的日子,一個叫獨孤秋楓的年輕人就會來到我的門前。我沒有和他說過話,甚至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長得什么樣子,他總是會捉些小動物放在我的門前,用金色的絲繩系住,有時還系著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花。

    歐陽克不到我這里來已經有多久了?我已經記不清楚。但就在那一夜,他挑簾進來,身后跟著一位千嬌百媚的美人兒。我眼里有多少興奮的火花啊,我撲向他,想告訴他,他不在白駝的這些日子,我是如何地思念他,花開了又謝,謝了又開,但我的情感卻永不會變。

    歐陽克攔住了我,這時我才發現他目光里的冷淡,“你,搬出去,從今后,惜玉居的主人就是小桃了。”他扶住旁邊那位女郎的纖腰。

    “阿克,我---,你---”我不知該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快點,搬出去!”他的眼里,他曾對我微笑的眼里看不見一絲溫柔。

    我伏到床上流淚,歐陽克把我抓起來,粗暴地向外推搡,我再也忍不住了,抱住他的腿號啕大哭,“阿克,求求你,不要這樣對待我,我想你,我愛你---”

    他一個耳光打在我的臉上,“滾出去!賤女人,別逼我發火!”他拔出了腰中懸劍。我看著這把劍,就是這把劍呵,在多年以前的那個傍晚,曾為我們的愛情作過證。

    我一陣眩暈,再也支撐不住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我醒來時看見獨孤秋楓正在深情地望著我,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過,隔壁惜玉居里床在吱呀地搖動,一種銷魂的呻吟在深夜里分外刺耳,我心中怒火沸騰。我問獨孤秋楓:“你要我嗎?”

    他的臉紅了。

    我輕輕脫下歐陽克送我的紅裙,在黑夜里閉上眼,緊緊抱住獨孤秋楓,他的心在急促地跳。

    “你要為我做一件事。”我閉著眼告訴我身上的年輕男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幫我殺了隔壁那一對男女。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那個春夜似乎無比漫長,隔壁的廝殺象是經過了幾百年,終于,獨孤秋楓推開房門走進來,他劍上的血慢慢滴落,象是生命起源時的河水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殺了他們了。”

    雷電在我頭上轟響,窗外風雨大作,我哭著跑進惜玉居,那個在我斟酒時握我手的男人,那個在高高的白馬上大笑的男人,那個從大沙漠把我帶回白駝山莊的男人,那個我日日夜夜、生生世世都在思念的男人,他躺在血泊之中,永遠也不會醒來,我撲到在他身上放聲痛哭。

    這個錯永遠不可挽回,即使我用整個世界來交換,也不可能讓我的男人再睜開眼來。是嗎?是嗎?

    獨孤秋楓把我扶起來,風雨中的他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們喝一杯酒吧。”風雨中我擦干了臉上的眼淚。

    “在望不到頭的沙漠里,有一位姑娘叫珊麗,如果她向你微笑,你就會愛上這沙漠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有一種酒,叫青蛇之吻,如果你喝了,你就會變得善良和勇敢。要來一杯嗎?”

    獨孤秋楓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他慢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一句話我要告訴你,”他低低地說。

    我把耳朵貼近他呼吸微弱的嘴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這是毒酒,不過,死在你手里,我心甘情愿。”他說。

    “有一種酒,叫青蛇之吻,我喝了,會變得善良和勇敢---”他在臨終之際喃喃地說。

    風雨之后我回到了月牙山。

    每年春天門前的沙柳總會長出綠葉,每當晚霞照在山頂的時候,整個沙漠都會變成紅色的。

    有人在我面前的路上倒下,有人在我背后的路上死去。在瞬息生死的光陰中,一切都在慢慢地蒼老。

    當青春的臉上堆滿皺紋,青絲變成白發,記憶中的紅葉慢慢飄起又落下。還會有人記得當年的故事嗎?

    一個穿白衣年輕人挑簾進來,白發蒼蒼的我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在望不到頭的沙漠里,有一位姑娘叫珊麗,如果她向你微笑,你就會愛上這沙漠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有一種酒,叫青蛇之吻,如果你喝了,你就會變得善良和勇敢。要來一杯嗎?”

上一頁 《慕容雪村中短篇作品》 下一頁
line
  書坊首頁 | 業務QQ: 974955917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
pk10比较准的杀号方法